欢迎您来到乐呱呱!请登录免费注册自驾游线路设计      我的乐呱呱天气预报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客服中心
长沙 切换站点
首页 > 旅游资讯 > 文章
三湘四水 神秘古村广布
作者:   最后修改:2014-05-06    浏览:4909 次   【打印】   【收藏】   【推荐】【纠错】   【点评

    在21万平方公里的潇湘大地上,留存、散落着许多古村落古民居。这些古村落古民居融自然山水、传统道德、乡风民俗、建筑理念于一体,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建筑、艺术、旅游等价值,在我国南方古村落古民居中占有重要位置。


三湘四水,神秘古村广布

湖南历史悠久,古村落古民居资源相当丰富。南岭、罗霄、武陵、雪峰山脉,将这些散落在湖湘大地的古村落连同它们所承载的文化理念和历史内涵一一珍藏。走进这些古村落,那一根根写满沧桑的木梁,那一块块颓败破碎的残砖青瓦,无不承载着几千年中国传统的家族制度和文化理念;那一处处风水宝地、一处处优美景物,无不在诉说着我们祖先的居地理想和生活的尊严。

它们,共同构成了我们血脉中关于家园的记忆。

湖南省文物局的调查统计数据显示,我省目前共发现古村落(含古城、古镇中的古民居建筑群)251个,散落单体古民居建筑880栋,建筑面积5100多万平方米。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33个,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8个,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68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8个,省级历史文化名村38个。湖南现保存的古村落在全国来说,数量应该排在前五位

湖南的这些传统古村落,广泛分布于湖南的各个地区,但主要集中在湘南、湘西,这两个地区的古村落占了全省的78%,其中湘南占34%;湘西占44%。从建筑时代上看:最早的始建于秦汉时期,随后各朝各代都有修建。明代以前的民居,没有完整的建筑,只保留了部分建筑构件,或只能从建筑风格、建筑工艺上找到一点痕迹。明、清至1949年前的民居建筑,都有保存较好的实物。从保存现状上看:保存较好的和保存较差的都不到三分之一,保存一般的几乎占到一半。从民族属性上看:主要涉及汉族、苗族、瑶族、土家族、侗族等民族的古村落古民居。
 

东南西北中,风格各不同

湖南的古村落古民居有着鲜明的地域特点和浓郁的民族特色。它们大多建在靠山临水的地方,那里山水相依,环境优美,生态良好,深谙我国古代堪舆学说的要求,如楼田村、涧岩头村、高椅村等。古村落一般以同宗同姓聚居为主,民居大多为穿斗式结构,或依山就势,高低错落,分散在向阳的坡地上,或建在丘陵和盆地当中。院落之间有石板巷道,有排水沟,首尾相望。村中一般设有学校、祠堂、风雨桥、鼓楼和仓库等公共建筑。

从形式和内容诸多方面看,湖南的这些传统古村落有许多共同的特征。如这些古村落中的民居结构严谨,呈现出稳定与封闭的特点。结构上一般是横向结构承重,纵向架设檩条的两坡水屋面的基本法式,而且不论砌砖或木板墙,常采用的是悬山式的作法,即便是天井式的民居,其内部结构仍然为木结构,因为从力学上来分析,这种结构是一种最为稳定的结构。湖南传统古村落不但呈现出稳定性,而且同时呈现出某种封闭性,这是由中国封建社会是一个个体农业与手工业相结合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社会所决定的。在这种自然经济的结构中,一个家庭便是一个生产单位,家庭内部实行男耕女织的自然分工,生产的产品主要用于各个家庭自身的生活所需,各个家庭和社会组织彼此间只有起补充作用的简单的交换关系,并没有精细的分工。这种生产方式影响到民居村落的建筑形式,就体现出某种封闭性,特别是湖南多山多水,交通不便,影响到人们彼此之间的交往,这种封闭性就更为突出。以江永县上甘棠村为例,村背有高山,前有谢沐河,村左右建有两座大门,大门一关,村子便与外界完全封闭隔绝。

但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湖南的古村落也呈现出千姿百态,可以说是东南西北中,风格各不同。湘东、湘南、湘西、湘北、湘中的古村落、古民居的风格各有千秋。

湘东地区(长沙市、株洲市、湘潭市)的古村落古民居建筑分为家族式的大宅院和单门独院式的小型民居两种。大宅院的建筑规模一般都在500平方米以上,以横向布局为主,外墙砌砖,做工精细,在房屋的柱头、门额等位置,使用了装饰性斗拱。小型民居的规模大都在150平方米以下,多采用土筑墙、土墼墙、小青瓦或茅屋顶,结构简单。

湘南地区(衡阳市、郴州市、永州市)的古村落古民居建筑大体分为窨子屋和天井屋两类。窨子屋体量不大,天井狭小,结构紧凑,内壁为木板墙,外墙砌砖。天井屋以三合院为主,有较高的院墙和封火墙,并设有炮楼、枪眼,院落以主院为中轴建有几重,两侧有附院,布局规整。

湘西地区(湘西自治州、怀化市、张家界市)是苗族、瑶族、土家族、侗族等少数民族的聚居区和多民族的杂居区,不同民族的建筑理念、建造技艺和建筑特色在此交融发展。这里的民居以穿斗架、内外木板壁的单层或两层建筑为主,体量小巧,装修精致,花罩、飞罩、花窗、壁画等工艺运用普遍,砌墙多用薄砖,砌法十分灵活,封火墙的檐头和脊部的外观造形种类较多。

湘北地区(常德市、岳阳市)属洞庭湖区,往年水灾较多,所以这一带的古民居多为简易民房,建筑以穿斗架构为主,多采用南竹、青砖、青瓦等廉价材料。

湘中地区(娄底市、邵阳市、益阳市)的古民居分为大、中、小型3种。大型民居布局讲究,注重对称,规模较大,院中有院,内设书楼、戏台、佛堂、作坊、花园、仓库和炮楼等。中型民居以青瓦屋面、悬山或歇山顶、板壁墙为主要特征,设有槽门和外围墙,主体建筑与厢房、披屋毗连。小型民居,一般为单层,上为阁楼存物,部分建有前檐柱廊,正屋一般为三间或五间,两侧或屋后建有厨房、畜栏、厕所和仓库等。

另外,从建筑布局来看,湘北因为地处洞庭湖平原,地势平坦开阔,故布局上比较讲究中轴线对称,而且,大户人家的院落往往向主院的纵深发展,讲究几间几进。而湘中、湘南、湘东、湘西等地由于地处高山丘陵,在建筑的布局上对于中轴线的对称就不那么严格,往往随地势而变化,大户人家的院落则往往以向主院的两翼展开延伸的相对较多。虽然仍讲究对称均衡,但程度上显然不那么严格。从建筑材料的使用来看,尽管大都以木材为主,但也有地域的差异,湘东、湘西、湘南等地的山区,传统的板壁屋较为普遍,而湘东、湘北地区外墙一般是青砖。此外,湘南、湘中、湘西等地多石山,石材的使用明显多于其他地区,如湘西凤凰、花垣的苗族甚至用片石来垒筑房屋。从建筑的结构来看,几乎中国南方具有的结构类型湖南都有,但最具湖南特色是我们最常见的干栏屋。湖南多雨,地面潮湿,干栏屋一般两层,下层供蓄养家畜,便人通行,而人居于上层,以避潮湿,在湘东、湘西、湘中、湘南等地都有这种类型的民居,现在闻名于世的凤凰吊脚楼,也是从这种干栏屋变化而来。

 

价值不可低估,保护不容乐观

湖南的古村落古民居是当地人民结合本地自然地理、环境气候特点,就地取材,建造出来的具有丰富文化特质的乡土建筑,集中反映了人民群众当时对物质生活与精神文化的诉求。

湖南现存的古村落都凸显出特有的地域、民族特征,具有湖湘文化的丰富内涵,并传递出楚巫文化的讯息。如高椅村,现完整地保存着从明洪武十三年(1380)至光绪七年(1881)五百年间所建的104栋,总面积达2万平方米。张谷英村、阳山、龙溪、清溪虽然自明清至民国期间一直在不断修建,但无一不错落有致,布局整齐,好像都是按一张老祖宗留下的总图纸建的,特别是这些古村的排水系统十分科学,每户的天井、檐沟水都顺畅流入纵横的明渠或暗渠中。

湖南现存的古村落还展示出我们的先祖非常重视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和教育事业的发展。封建社会在频繁的改朝换代延续了数千年,但世乱而村却不乱,其中这些由民间兴建的学堂、文昌阁、惜字塔、忠孝祠、茶亭、义渡、风雨桥、鼓楼等,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藉以传播忠孝仁义,尊师重教,励志成材,扶危济困,乡里和谐……一代又一代人自幼因此潜移默化,是一部极形象的教科书。这些古村落几乎都办有义塾(社学)或称书院,有宗族办的,有个人独捐的,也有合村兴办的,对村童进行启蒙教育,如上甘棠村的甘棠书院,高椅的“清白堂”等。

湖南古村落的文化底蕴非常深厚。这些古村落孕育了众多的名人名家,如周敦颐、王夫之、魏源、曾国藩、沈从文等。同时,这些古村落传承下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相当丰富,如芦音乐、瑶族长鼓舞、侗戏、茅古斯舞、辰州傩戏、苗族银饰锻制技艺等,都已列入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湖南现尚保存完好的古村落都是不可再生的文化遗产,是湖湘文化最具有鲜明形象感的历史画卷。著名学者王仁宇先生说:“村落是民族文化的源头和根基,保护古村落就是保护荷载各种历史信息的真实遗存,是保护一段看得见摸得着的老百姓自己的历史”。但是调查结果显示,目前湖南古村落古民居的现况不容乐观,仅28%保存较好,保存较差的占26%,保存一般的占46%,整体状况堪忧,保护形势严峻。据湖南省文物局有关负责人介绍,调查中发现,随着大量农民涌向城市,当前许多古村落古民居无人居住、管理,空置现象较严重,影响了古村落古民居的保护;古村落古民居多为砖木结构,由于年代久远,自然损坏严重,存在梁架木质老化、腐朽,屋顶缺损、渗漏,墙体开裂,砖石风化等情况;个别地方政府不够重视,导致部分古村落古民居在城市建设和房地产开发中被拆毁;古村落古民居中的住户,随意翻修和改造传统建筑,并大量使用钢筋、水泥、铝合金等现代建筑材料,致使传统格局和历史风貌遭到破坏。

中国有将近5000年的农耕社会历史,有的村落有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历史。在社会转型期,我们遥远的“根”----大量的历史文化财富,大部分散落在这些古村落里。如果一个民族农村的文化没有了,那么这个民族文化的“根”就基本上没有了。所以,在当前农村城镇化进程中,如何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这些古村落古民居遗留下来的历史文化积淀,意义非凡,责任重大。

古村落古民居的保护利用,要坚持“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方针,自觉遵循文化遗产保护的自身规律,正确处理好保护与利用、传承与发展的关系,努力构建保护与利用的长效机制,力争做到科学保护、科学利用和科学发展。一是将古村落古民居的保护利用纳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纳入城乡建设规划、纳入财政预算、纳入体制改革、纳入各级领导责任制。二是立足长远,结合新农村建设、基层文化建设和旅游发展,科学制定古村落古民居的保护规划。三是加强工作研究,尽快制定出台古村落古民居的保护管理措施。四是以基层干部群众为重点,抓好宣传教育,提高思想认识。五是建立古村落古民居记录档案,科学划定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树立保护标志,成立保护管理机构,明确保护职责。六是建立政府为主、社会参与的多元投入机制。七是积极探索古村落古民居保护与文化旅游产业合作双赢的新模式,让保护利用成果惠及于民,以争取当地民众的积极支持。

相关文章
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不能发评论, 请先登录!
长沙市朝阳路凯通国际城3栋1单元2801室     电话:0731—85011899 手机15387532609益邦  
客服QQ: 点击这里给我留言   交流QQ群:129052786